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不死之身
风月大陆 第七章 不死之身
看到叶天龙来了,众将纷纷让开,只见丽蝶正在魔导之炮的后面,几个将领则一脸惊慌。一了解,叶天龙也被气坏了,原来,丽蝶乘众人不备,开动了魔导之炮,朝正列兵战场的兽人开了一炮。叶天龙仔细一瞧,原本方方正正的兽人阵式,居然出现了一个大空,不禁心惊这炮的威力,鬼大师果然没有吹牛。望着山下的兽人如戳破了蜂窝的蜜蜂一样,开始潮水般向他们冲来,叶天龙大吼一声,「全军战斗!」法斯特军忙组织阵地,操纵魔导之炮,朝兽人猛轰。叶天龙这时真正见识了这炮的威力。只见一股粗壮的白光从炮口吐出,在前方十丈处形成一个大光球,然后快速撕开了空气,发出了「嘶嘶」的声响,落到兽人的阵中,一大批的兽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蹤了。叶天龙看得直冒冷汗,如果是打在法斯特军身上,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但这魔导之炮的缺点也体现出来,它只能远攻,对于冲到近处的敌人就没有什么用场了。而这个时候,大批的兽人士兵已经冲到了山脚下,进入了魔导之炮无法攻击的範围内。早已在山上布好数层防御网的法斯特军在叶天龙的一声令下,开始对兽人们发动猛烈的阻击,所有士兵心中都明白不能让敌人接近形成缠斗的局面,那样的话对自己是相当不利的。一时间,箭如飞蝗,雨点般的落到冲至山脚下的兽人,压得兽人们只有高举盾牌,弯腰伏身。幸亏山道狭窄,兽人们无法将队形展开,众多的士兵在将官的喝令下向上方冲锋,却是不可避免的挤成一团,反而成了法斯特军的箭靶子。片刻之间,山道上已经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第一次冲锋,亚素的兽人们丢下了近千具尸体,退到了箭雨无法波及的山下。他们在等待后援的到来,可偏偏由于被魔导之炮封锁了相当大的一片区域,后继士兵的补给相当缓慢,急得各级亚素指挥官直跳脚,口中大骂不已。山上的法斯特军却是欢声雷动,十分高兴。而各级的将领则忙着检点伤亡,对防御的部署进行调整。叶天龙看到站在一边忙碌的操纵魔导之炮的丽蝶,不由心头火起,上前一把抓住她,在丽蝶的尖叫声中,叶天龙嘱咐士兵接手好好开炮,然后将丽蝶放到肩上,往后面营帐行去,口里恶狠狠地说道:「你这惹祸的家伙,我非要好好惩罚你不可!」   ※ ※ ※战场上,于凤舞和列特正激战正酣。他们一个势大力沈,横冲直撞;一个轻灵飘逸,巧挑妙拨,枪如神龙。顷刻之间,两人战了数十回合。列特是越战越怕,心中暗骂:那该死的炮怎么还没弄好。他再也不等了,趁交错而过之际,拨马发出暗号,后面的兽人吶喊一声,向前冲杀过来。于凤舞冷笑一声,将马带住,把枪尖向前一举,玉手震动之间,在空中划出一个奇异的图案,随后娇叱一声:「千风刃!」瞬间在她的马前生出一阵怪异的烈风,发出鬼号般的嘶声,如刀锋般划过前方,冲在最前的兽人无不鲜血飞溅,惨叫连连。但凶性大发的兽人们仍然悍不畏死,吼叫着冲上来。于凤舞带马退回,后方的法斯特军则开始向前移动,大战一触即发。突然在亚素军的上方,划过一道耀眼的白光,落在阵中,发出眩目的光芒,比天边的朝阳还要夺目。当白光消失后,在场众人无不大吃一惊,整整一队的狮人居然也消失得无影无蹤了。交战的双方均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变故,列特知道是魔导之炮所为,但他不明白为何会落在本方阵地。他心中微感不妙,狂吼一声,命令后队的熊兵后转,改向那山丘进发。于凤舞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所惑,看着兽人忙乱地调兵遣将。接二连三的白光落到亚素的军中,将兽人打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法斯特军一时也不敢上前,生怕这莫名的白光落到自己的头上。这时,玉珠找到柳琴儿,急切地说道:「公子他在那边。我要去找他。」说罢,未等柳琴儿反应过来,玉珠已经幻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她的眼前。   ※ ※ ※「砰」的一声,叶天龙将丽蝶扔在案几上。在丽蝶的痛呼声中,他将她翻过来,背部朝上。一手按住丽蝶的纤腰,叶天龙一把拉下她的裤子,连长裤和亵裤一起拉到腿弯处,露出了她洁白如玉,丰满圆隆的香臀。丽蝶羞耻的叫唤着,惊慌的问道:「你要干什么?」「不听军令,擅自行动,重责八十军棍!」话音未落,叶天龙的大手狠狠地落到丽蝶白嫩的美臀上。「叭」的一声,高耸的臀部微微的波动,形成美丽的景象。叶天龙为在清秀外貌下,丽蝶居然具有这样丰满的美臀而诧异,少女臀部的特有弹性更让他着迷。于是叶天龙兴奋的挥动大手,记记着肉,拍打着丽蝶的香臀。丽蝶发出羞怯的呻吟,竭力扭动娇躯,想摆脱他的魔掌,但双方的实力实在相差悬殊,任凭丽蝶如何努力也无济于事。在丽蝶的呻吟声中,叶天龙打了她二十多下,看着红红的印痕,加上丽蝶不住的扭动屁股,有种说不出的妖美感。叶天龙感到自己身体开始变化。这时他爱怜地轻抚着变得火烫的嫩滑美臀,丽蝶感到从被打得生痛的屁股上传来丝丝奇异的瘙痒,不由发出了极具诱惑力的娇哼。这一声娇哼,犹如火上浇油,叶天龙的慾火熊熊燃烧,「现在我要把你就地正法!」说着,叶天龙将丽蝶双腿拉到案几边,让她双膝跪在地上,上身伏在案上,形成屁股高高翘起的诱人模样。这个将军的怪异行为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不可否认的是少女的心中却是已经有了他的身影,也许是因为他的与众不同,也许是因为想要得到他的帮助。不管如何,丽蝶此时心中倒是渴望着被这个男人的佔有。虽然心中有了这样的决定,丽蝶还是感到羞不可抑,她只有将自己的火热脸庞深深埋在双臂中,任凭身后男人的轻薄。叶天龙那极富技巧的手段一经施展,从下身传来的那莫名的骚痒顿时让未经人事的丽蝶难耐地轻扭雪玉美臀,从小巧诱人的樱口中轻轻发出诱人的娇吟,催动身后的侵略者益发的情慾。按捺不住的叶天龙见此情形,便要立时攻陷城池。心中突生不安的丽蝶螓首微转,杏眼流波,妩媚地说道:「将军,奴家还是处子之身,请千万怜惜!」哪里知道这男人此时已无怜惜之心,他竟然也不答话,便仗着身强力壮之势突破了她的最后防线。「啊!……好痛啊……不要……」彻骨连心的疼痛让丽蝶尖叫了一声,全身透出冷汗,一双美目上翻。她开始想要缩身欲逃,但这般背对男人的模样是毫无抗拒之力的,如同深陷魔掌一样,在她的哀叫声中贞节的处子落红翩然而出现,滑落到地上。叶天龙却是异常舒爽,那种紧束裹夹是他从未尝过的美妙滋味,纵然是久经花丛的他也不禁大加讚歎。这时丽蝶早已疼得全身脱力,些许的动作都使得她浑身轻颤,整个人鬆软无力的趴在了案几上,一张玉脸则深深埋进了交叉的臂弯里。此刻她只是期望能早点结束,偏偏叶天龙这时还故意凑到她的耳边,说道:「哇!你这个地方真是紧的很,夹的我好难过啊!」然后又轻舔了一下晶莹的小耳,续道:「现在我要开始惩罚你了!」丽蝶又羞又愧又气又恼,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想开口又疼得连话也说不出来。而且随着叶天龙的动作,阵阵撕裂般的剧痛让丽蝶认真想到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坏了。叶天龙见到她如此模样,不禁心生怜惜之情,于是在她的耳边轻声道:「你放鬆!慢慢就会好起来的!」激情过后,随着叶天龙站起身来,「哗」的流出大量的秽物,顺着白晰嫩滑的大腿往下流。「你的水好多啊!」叶天龙调笑道。丽蝶无力反驳,只是羞得玉脸通红。叶天龙笑嘻嘻地说道:「帮你擦一下吧!不然会弄髒裤子的。」丽蝶娇羞的刚要推辞,叶天龙已经凑到她那秽迹斑斑的股间,细细察看起来。她不禁感到十分的羞愧,不过也对这个认识不到一天,却已经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产生更大的好奇,这个男人的许多举动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特立独行。「哎哟!有点破了!」叶天龙突然说道,这话打断了丽蝶的思忖。她不由听得紧张起来,这下益发感到自己下面的灼痛感,于是害怕的想起身察看一下。叶天龙突然按住她的香臀,掏出了那本绢书,口中呵呵一笑,自语道:「反正是打不开的破书,还不如用来当布擦好了。」说罢,拿起「龙之心经」在丽蝶的晶莹白皙的大腿上擦拭起来。奇怪的是,任凭叶天龙如何撕扯拉拽,甚至用剑去劈都打不开的绢书,居然能将红白相间的秽物吸收进去,尤其是碰到丽蝶的落红,更是发出丝丝异芒,这让叶天龙感到无比的惊奇。他一时好奇起来,将「龙之心经」整本书移到丽蝶那凌乱的胯间,就着红肿的蚌肉,擦着上面的血丝。剎那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龙之心经」上竟然异芒大盛,而且变得温热起来,一种奇异的感触传到了叶天龙拿书的手上。「哦……」胯间传来的烫热让丽蝶不由发出一声呻吟。「好烫啊!」她不安的扭着娇躯,似乎想要返身。叶天龙见状,更加起劲地擦起来,甚至将绢书卷起来,塞到里面转动着。他感到「龙之心经」越发的烫手,上面隐隐约约有电光射出,没入肿胀不堪的温热之处。丽蝶白嫩迷人的屁股不由自主地轻颤起来,带动全身都颤动起来。「啊……好难受啊!」她哀求道:「求求你别弄啦!我受不了了!」叶天龙初见奇观,怎会罢手,他挥手拍了拍她,口中应道:「别说傻话了,你很快活嘛!哈哈!」丽蝶这时已说不出话了,她感到下体烫得受不了,一股强大的电流窜遍全身,喉头像被什么东西捏住一般,发不出一丝声响。   ※ ※ ※玉珠凭着暗黑一族特有的本能,隐隐能感应到叶天龙的位置,于是施展她非凡的潜蹤术,和新得的超凡能力,穿过兽人的军队,到了叶天龙所在的山上。此时玉珠的内心十分得意,刚才穿越敌阵时,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的蹤迹。这说明她的「暗夜迷蹤」到了最高阶段,能够白昼无影,本来她只能做到在晚上无影的,而且使用时间一长就会气喘吁吁,精力大减,而现在长时间使用也没感到吃力。她对叶天龙有了更大的感激之情,也从心底里更加深爱他。玉珠到了帐外时,刚好看到了如此怪异淫靡的景象,不由得是目瞪口呆,心下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可当她的视线落到叶天龙胯下,不由心神一蕩,她又想起了这个东西带给自己的无比快乐。帐中的丽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她的娇躯猛然一震,急剧地颤抖起来,喉咙又可以发出声音了。她感到一股巨大的能量从那东西上发射出来,冲到体内深处里,然后在全身急速的流转,速度越来越快,让她的四肢百脉均充斥着怪异的感觉,身上的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在缩放伸展,每一个毛孔都要裂开一般,一个身体就要爆炸了一样。她不禁仰首长嘶一声:「啊……要死了……」叶天龙感到丽蝶的下体以无以伦比的力量紧紧夹住了捲成一束的绢书,让他再也不能抽动。他刚想用力把书拔出来,突然丽蝶全身发出蓝色的光芒,从地上一跃而起,被拉到膝盖处的下裳滑落到脚上,下体还紧紧夹着「龙之心经」,就这样裸露着下体,转身向叶天龙挥舞着一双纤纤玉手。更让他吃惊的是原本应该是不知武艺的丽蝶居然在双手舞动之间,劲风扑面,真气流蕩,俨然是一个高手的模样。叶天龙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大跳,忙抽身后退。这时他的样子也是狼狈不堪,衣冠不整,下身还是赤裸裸的。他还没弄明白是什么回事,只听一声娇叱,帐外跃进一人,扬手就是一剑,正中丽蝶的胸口。红光乍现,狂舞双手的丽蝶惨叫一声,整个人软了下去,倒在地上。叶天龙定神一看,原来冲进来的人是玉珠。只见她一身劲装,隆胸细腰盛臀,诱人曲线毕露。玉珠从丽蝶身上抽出宝剑,转身对叶天龙说道:「公子,您受惊了!」   ※ ※ ※战场上,于凤舞接到欣喜若狂的柳琴儿策马疾驰而来告诉她的好消息,马上命令法斯特全军出击,猛攻敌阵中正停下脚步,不知所措的兽人,受到正面冲击的兽人很快败下阵来。原来吃过败阵的卜哥和灰贝见势不妙,聪明地领着自己本族的军队逃离了战场。香苓的豹兵因为人少而被派到右翼,看到阵形大乱,也巧妙的保存实力,只有剩下列特本阵的狮兵还在进行顽强的战斗。但即使这样,强悍的兽人们还是让法斯特军遭受了一定的损失。相对于在战场上奋力厮杀的法斯特军来说,叶天龙他们是最轻鬆的。因为他们只要守住山头,朝兽人开炮猛轰就行了。魔导之炮虽然威力巨大,但也有它许多不好之处。它移动很不方便,而且装卸十分麻烦。加上它还有特殊要求,一定要在特定场合才可以开炮。也就是说,魔导之炮必须设立在一个气能彙集的地方,才能发挥作用。方才鬼大师也是用特殊的仪器,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这个地方的。   ※ ※ ※叶天龙望着倒地的丽蝶,痛心地顿足道:「可惜,可惜!」这时,丽蝶全身的蓝光已经消失,眼见人也没了气息。玉珠见他依旧衣冠不整,不禁俏脸飞红,伸手指了指他的下面,口中轻声说道:「公子,您……」叶天龙正在懊悔之际,闻言将脸一板,说道:「这东西你没见过?来,给我整衣!」玉珠吐了吐小香舌,却是脸孔红润的来到叶天龙的跟前,从怀中掏出洁白的丝绢,开始温柔地擦拭起来,然后开始替他整理衣服。看到俏丽的玉珠这样听话柔顺,叶天龙的气也消了,伸手摸了摸她温润的玉脸,说道:「你是如何来的?」「我能感应到公子的位置!」玉珠面有得色的应道,「这就是暗黑一族被解开封印之后所具有的「灵犀之心」,无论公子到哪里,我都能找得到。」忽听地上的丽蝶呻吟了一声,两人一惊,都回头看着本已断气的丽蝶。只见丽蝶胸口的伤口居然停止了流血,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两人来到丽蝶的身边,叶天龙发觉丽蝶的娇躯依然温暖柔软。丽蝶这时又低低的呻吟了几声。他心念倏然一动,忙将丽蝶抱到案几上,又把她的衣裳解开,饱满的酥胸上沾满了血迹,看上去显得有点可怕。叶天龙慢慢擦掉温润玉乳上的血迹,随着血迹的擦去,露出了洁白如玉的酥胸。「啊!……」玉珠突然惊呼了一声。原来在胸口的剑痕居然无影无蹤了,晶莹的玉乳依然是那样的洁白无瑕。「这是怎么回事?」玉珠不解地望着叶天龙。叶天龙也苦笑的摇头,他也被眼前的一切所迷惑了。丽蝶的胸口一阵起伏,慢慢睁开了眼睛,开口第一句话就问道:「我死了吗?」叶天龙大喜过望,忙道:「你没死!你觉得怎么样?」丽蝶无限哀怨的望着叶天龙说道:「我都被你弄死了!你真是个大坏蛋!」顿了顿,她又说道:「不过,那样子好舒服,好美啊!」说罢,一张俏脸红得好像晚霞。叶天龙奇怪地望着丽蝶,她怎么不知道方纔的事?丽蝶看到了一旁正关切地望着她的玉珠,不解的问道:「这位姐姐是……」突然她发现自己胸口的斑斑血迹,不禁尖叫一声,花容失色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流血了……哪里破了?」这时叶天龙明白过来了,丽蝶的记忆到被他弄上高潮为止,其后的事她全然不知了。叶天龙笑着擦去她身上的血迹,顺手还抓了几把娇嫩的椒乳,让她发出羞叫娇吟。「没事!我故意吓吓你的。」丽蝶长出了口气,羞涩地说道:「你好坏啊!还这样作弄我!」她感到在别的女人面前裸露胸乳的羞耻,忙将衣襟拉上,按住叶天龙蠢动的大手,不好意思地朝玉珠羞笑。玉珠见她遮掩住胸部,却浑然不觉下体敞开,暴露无遗,未免好笑,她大方地笑了笑,对她说道:「我是公子的奴婢!」叶天龙在一旁接着道:「她是我最爱的侍女,叫玉珠!」丽蝶乖巧地叫了声:「玉珠姐!」玉珠刚想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中剑后会一点没事。叶天龙抽出手来,移到丽蝶的胯间,怪笑着对丽蝶说道:「现在可以将书还给我了吧?」丽蝶一见,不禁大羞。叶天龙不顾丽蝶的抗议,分开她粉嫩的大腿,伸手抓住「龙之心经」,往外一拉。叶天龙感到丽蝶的身体似乎极不情愿让绢书离开,一股紧紧缠绕的力量牢牢地吸住了这捲成一束的绢书。他不禁口中呵呵直笑,抓住绢书边转边抽。这下更让丽蝶难过,一双玉腿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纤细的小腰肢一阵轻扭,浑身难过地轻颤。「把她的腰按住!」叶天龙对玉珠喝道。此时玉珠也好玩地伸出纤掌左右握住丽蝶的小蛮腰。在丽蝶颤悠的娇吟声中,叶天龙终于将变得湿润的绢书抽了出来,绢上沾满落红和淫水,形成十分怪异的图案。随着绢书的抽出,一股潮热的湿气升起向上漫出来,像是刚打开的蒸笼,十分的奇特。叶天龙将书丢在一边,得意洋洋地对玉珠说道:「我厉害不厉害?」玉珠脸孔红红的,羞得不敢搭话,只是微微点头,丽蝶更是羞涩难当。玉珠开始给娇柔无力的丽蝶穿上下赏。丽蝶忙坐起来道:「姐姐,我自己来吧!」叶天龙呵呵一笑,刚想开口,突然发现在地上的「龙之心经」居然打开了,现出里面密密麻麻的字迹。他兴奋地大叫一声,拿起来就是一阵翻动。玉珠和穿好衣服的丽蝶来到他的身边,玉珠好奇地问道:「爷,这是什么,这么高兴?」此刻叶天龙全然明白了,他不禁暗骂当初写出这书的人,居然想到用这样的方法解开禁制。看来,所谓的不死真身也确有其事,只是让丽蝶变成不死真身,这让他也暗自歎息她的福分。叶天龙望着玉脸红潮未退的丽蝶,说道:「丽蝶姑娘,……」丽蝶止住了他的话,娇羞不已地说道:「现在还叫人家姑娘,太见外了吧!」叶天龙笑了笑,说道:「丽蝶,你知道吗?你成了不死之身了!」「什么?」玉珠和丽蝶均诧异不已,异口同声地叫起来。叶天龙兴致勃勃地说道:「你看!」抽剑在丽蝶的手上划了一道口。丽蝶惊呼了一声,害怕地往后退。却被叶天龙抓住肩头,动弹不得。丽蝶哭泣道:「你要干什么?不要杀我!」叶天龙又好气又好笑,喝道:「别哭了,我怎么会杀你呢?」丽蝶害怕的抽泣着,不敢哭了。她睁着圆大的眼睛愣愣的望着叶天龙,一副受惊吓坏的样子让叶天龙又好笑又心怜。叶天龙拿起丽蝶的小手,柔声说道:「你这么乖,这么听话,我怎么捨得伤害你呢?小傻瓜!」「那你……」丽蝶眼睛红红的望着叶天龙。叶天龙将她的小手放到她的眼前,「不痛了吧!看看!」丽蝶不敢相信地望着自己晶莹如玉的小手,上面居然只有几滴血,刚才的伤口早已消失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丽蝶反覆地翻看着自己的手,柔嫩的小手上一丝伤痕都没有,甚至比以前更加红嫩了。一边的玉珠也羡慕地看着丽蝶,她对叶天龙的神通更是感到迷惑了,这个男人总是让人看不透。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能力,丽蝶破涕为笑,扑上前去,抱住叶天龙的腰,一颗螓首埋在他的胸口,「谢谢你!谢谢!」那知叶天龙心中也感到一丝痛惜,不死之身任谁也是梦寐以求的,只是他生性豁达,既然事已如此,他不禁好人做到底了。叶天龙的嘴巴凑近丽蝶小巧的耳朵,「我会向于凤舞将军推荐你,让你加入她的军队。」欣喜若狂的丽蝶仰起头,杏眼中泪光涟涟,不相信地问道:「真的,真的吗?」得到叶天龙的肯定回答后,她喃喃道:「这叫我如何谢你呢?」叶天龙哈哈一笑,道:「不如让我多干几次吧!」这话说得丽蝶娇羞万分,只是将他紧紧抱住,从这一刻起,她的一颗芳心就完全放在了叶天龙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