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暗恋的女孩
我暗恋的女孩
我,林中华。国八生,大概159公分,不是很高。 我们班31人,班上排名大概14上下。 住在台北郊区,家里经营小旅馆。 我一直暗恋着我们班上的一个人…… 她叫千可方,大概154吧! 大方、开朗、漂亮、可爱,功课很好,一直都是班上的第一名。 我一直暗恋着她…… 一天,我被老师留下来补昨天没带回家的理化习作, 千可方则是留下来整理明天要作业抽查的数习。 到了六点多,突然,我听到一声「终于弄完了」,我认为我是要自己留下来了。 结果,她竟然走到我旁边坐下来,问我「要我教你不会的吗?」 我吓了一跳,说:「如果有的话啦…」 写了半天,就是一题不会解,但又不好意思问她。 她看我一直没写出那题,说:「吼!不会就问我嘛!」 她教了我一下,我就会了。 「你很厉害嘛!一定是平常不用功,多用功一下就可以了啊!」她说「你星期六有事吗?我们到对面那家图书馆去,我可以教你啊!」 我吓到了!但我还是我点了点头。 「嗯,那就早上十点图书馆门口见喔!」 「喔…」我答。 从那天之后,我们每週六都到图书馆去。 因为她,我的成绩越来越好,慢慢进了班排前五名。 我们两个的感情也越来越好,甚至可以说是男女朋友吧! 转眼间,到了国八要升国九的暑假。 我们到图书馆的时间也变多了,几乎是两三天就去一次。 今天,是七月二十号,我站在图书馆大门口等着可方来。 终于,二十分钟后,我看到她跑着过来。她今天穿的是淡粉红色制服和制服短裙。 她边喘边说:「对不起啦,我妈超啰唆,说什么今天要跟我爸去南投,后天晚上才回来。烦死了!好了,我们进去吧!」 「等一下啦!」我拉住她的手「今天去我家看书吧!」 「去…去你家?」她似乎吓到了。 「今天里面很多人哎,没位子坐啦。谁叫妳这么晚来」我说。 「可是……」她还是不太愿意。 「好啦~~~走嘛~~~」 她终于点头了。我们走了大概七、八分钟,到了我家前面。 「是因为你家是旅馆还是你意图不轨啊……」她笑着说。 「妳是在开玩笑还是真觉得我是那种人啊?」我答。 「我开开玩笑嘛!不要生气啦~~~」 我带着她到我的房间,203号房。一进房,我示意要她到沙发上休息。 我边开冷气边问:「妳要喝饮料吗?」 「嗯,好啊。」她坐到沙发上,把暑假作业拿出来。 不久,我拿着饮料放到桌上。「我拿饮料给妳应该要说什么啊?」 「谢?谢?你?喔」她说。 我笑着坐到沙发上。 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以前都没闻过,或许是她今天有喷香水吧! 一个多小时后… 「吼!累死了,终于写完了。」她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 我看着她的脸,真的是非常漂亮。 她的胸部上下起伏,应该有D吧。以前都不敢正视,怕她会觉得我……。 我克制不住,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你…你干麻?」她似乎吓到了,极力挣扎,想要推开我。 但我并没有因她的挣扎就放开她,还是吻着她。 几分钟之后,她终于不再挣扎了,抱着我应和我的吻。 我见她不再挣扎,我将舌头慢慢推开她的牙齿,她也将舌头伸出和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吻了一段时间后,我将她制服的釦子一一解开,慢慢的将她的衣服脱下。 她的胸罩是纯白色的,很乾净。她依然和我热吻着,并没有害怕的样子。 我慢慢将手伸到她背后,解开了她的胸罩,想把她的胸罩往下拉,却被她阻止。 她似乎有点害怕的看着我,但我并没有因为这样就停手。 她的力气当然没有我大,我用力将她的胸罩拉下,露出她的胸部。 她害羞的闭着眼睛不敢看我。 我便伸手摸她的胸部,真的是又大又柔软。我轻轻捏着她的乳头。 几分钟后,我感觉到我的肉棒已慢慢勃起。 我更进一步,将手伸进她的裙子下,隔着内裤轻轻抚摸着她的阴部。 她很害怕的想要推开我的手,但却做不到。 我感觉到有点湿了,我的手离开了她的裙子里,但我不是要停手的意思。 而是将她抱到床上,她立刻做起来,害怕的看着我。想必她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我的手又伸进她的裙子里摸着。 「不要啦。你不要这样…」 但我哪里会管她说什么。趁她不注意,直接拉下她的裙子。 「啊~~~」她叫了出来「不要啦!」 我立刻弯下腰吸吮她了乳头,边隔着内裤摸她的阴部。 她的乳头渐渐硬了起来「啊…」此时她已被我弄得性慾高涨。 我趁势脱下她的内裤,现在她是一丝不挂的躺在我面前, 洁白无瑕的身体,真是漂亮极了。 她害羞的闭着眼睛,红着脸,把头转向一边。 她的穴口很紧,旁边有些稀疏的阴毛,看来应该还是处女。 我用手指轻轻的在穴口转了几圈,慢慢的插了进去。 一截截的插入,直到整支食指插了进去。 我慢慢的抽送。「啊…啊…啊……痛啦!」她叫了出来。 我慢慢的加快抽送的速度,淫水越流越多,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啊…嗯…啊……」她似乎达到第一次的高潮。 我突然将手指抽出,淫水如泉水一般涌出,弄湿了床垫。 或许是阴道里突然没了东西的空虚感,她叫着:「快点…插进来啊……快点……」 我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终于让她从反抗转为想要。 我立刻脱下我的衣服、裤子和内裤,整根肉棒出现在她面前。 这次她并没有害羞的转头,反而说:「要我帮你吗?」 「啊?」没等我说完,她直接将嘴张开含住我的肉棒。 她边帮我口交边轻轻用手套弄着我的肉棒,真的是舒服极了! 接着她用双乳夹住我的肉棒上下摩擦,边用嘴套弄着。 她那软绵绵的胸部摩擦和口中湿湿的感觉,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在这种双重夹击下,我把持不住,在她口中射了出来。 她大概是被精液味道呛到了,咳了几声。 我赶紧扶她起来,带她到厕所去吐掉精液并漱口。 我和她回到房间,坐在床上,我没有再对她做什么,或许是刚刚的愧疚感吧。 她突然将嘴唇对上了我的唇,我们又拥吻了起来。 我的手开始不安分了,一手摸着她的乳房,一手轻抠穴口。 她边用手套弄我的肉棒,边小声的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几分钟后,我感觉到有点想射了,我便推开了她的手。 直接将她扑倒,亲吻着她的胸部和脸颊。她也闭着眼睛享受着。 趁她闭着眼睛时,我坐了起来,轻轻将肉棒抵在她的阴部上。 她张开眼睛害怕的摇着头,说:「不可以啦!」 但我哪管那么多,我慢慢的将肉棒往前推进,想插入那处女的穴。 但龟头都没进去一半,她就喊痛了。「啊…慢一点啦!」她叫着。 此时她喊的不是叫我别插,而是叫我轻一点,不要弄痛她。 我看是不可能立即插入了。 我将肉棒退出,弯下腰用手尽量把穴口撑大,淫水渐渐流了出来。 她仍闭着眼睛喘息着。 我看已经差不多了,我立即起身将肉棒插进去,但只插进去了一半。 她的眼泪缓缓流下,看来她被这瞬间的插入弄得很痛。 我低头亲吻她的唇和脸颊,将被挤的有点痛的肉棒慢慢退出再插入。 她的穴口流下了一点点血丝,我知道那正是她是处女的证据。 「呀…啊……」她小声的叫着,从表情看来还是很痛。 大概5分钟后,我的肉棒完全进入了她的穴里。 那种肉棒被肉壁紧紧包覆的感觉,真的是棒到极点。 我一边摸着她柔软的胸部,一边慢慢的抽插。 她现在看来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痛了,脸歪向一边,仍小声的叫着。 我突然加速抽插的速度,她的叫声突然变大「啊…呀……啊……啊……」 看来她已经高朝了,一股阴精冲向我的龟头,我差点把持不住射出。 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没想到,她竟然说:「快…快一…点啦!」 我没等她说完,拔出了我的肉棒,要她趴跪在床上。 我从后面插了进去,用尽全身的力量干着她。 她大叫着「呀啊……快…快一点…好…好舒服啊……啊…」「要…要出来了啦……」 她淫蕩到不像刚破处的处女。 我感觉到我已经要射了,便问她:「可…可以射在里面吗?」 「啊…这…这是第一次…才…準你射…射在里面喔…」 「以后可…可不行啊…以后不能射在里面…知道…道吗…啊……要出来了啦…啊啊……」 我这时已经忍不住了,就要射出来了。 但我还是强忍着,要等她跟我一起洩出。 终于,她洩了出来,一股阴精强烈冲击我的龟头。 我也受不了了,成千上万的精子冲向她小穴的深处。 休息了几分钟后,我抱着她到浴室洗澡。 在浴室,我又干了她一次,将精液射在她的胸部上。 洗完澡,我们穿好衣服,我抱着她躺在床上。此时已经是六点多了。 「不要抱我啦,我得回家了啦……」她说。 「妳不是说妳爸妈后天才回来,没关係啦。」 「可是你爸妈要回来啊,我不能留在这里啦!」她说。 「没关係啦,我爸妈今天又不会回来,他们去大陆玩了啦!」我说。 「吼!原来你早就计画好,所以才带我来你家喔。」 「哈哈!对啊。」我开玩笑的说。 她红着脸,不再说话,她害羞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七点半,我带她到附近的夜市吃晚餐。 回到家,已是十点多了。 我们看了一下电视,就回到床上入眠了。 隔天早上七点多,我醒过来,看到她躺在旁边,还在睡觉。 我便先起来出去买早餐。 买完早餐回到家,都已经快八点了,她还在睡,我走到床边叫她起床。 叫了几声,还是不见她醒来。 倒是她脸看起来有点红,于是将手放到她额头上。 好烫!她发烧了!大概是昨天冷气开了一整晚。 虽然有自动调节温度的功能,但对她来说还是太冷了。 我立刻叫醒她,让她在床上靠着墙坐着,倒了一杯水给她。 并问她需不需要带她去附近的诊所。 她摇摇头,说:「没关係啦,休息几天就好了。」 「对不起…要是我昨天有把冷气关掉就了……」 她还是说没关係,我扶着她慢慢躺下。 并且到冰箱拿冰枕给她,想让她好一点。 几分钟之后,她又睡着了。 我也不吵她,到旁边去用电脑。 中午十二点半,整个房间里真是热死了。 但我不敢开冷器,怕她会冷,只敢打开电风扇。 想到这里,我又走到床边看她。 她看起来比早上好一点,脸不再那么红,体温也低了一点。 我的视线又转到她上下起伏的胸部上,肉棒也慢慢的挺起。 我心想「亲几下没什么关係吧。」我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刚开始她还没有醒,我用手轻揉着她的胸部,慢慢解开釦子,露出白色的胸罩。 此时我已经整个人压在她身上,我把手伸进胸罩里抓柔的她的胸部,软绵绵的,真棒! 就在上下抓柔时,我发现她的胸罩没有扣好。 我直接将她的胸罩拿下,吸舔着她的乳头。 几分钟后,我缓缓拉下她的裙子。 「喂!你想干麻呀?」她突然说。 「我…我……」我吓到了「妳甚…什么时候起来的啊?」 「一开始就醒了啦!」她说「要来就快点啦,我还要回家唉。」 我再次轻轻吻上她的唇,慢慢把它内裤往下拉,轻抚她的阴部。 「这样人家会痒啦!不要弄了啦,快点进来啊……」 我听到这话,立刻脱下裤子和内裤,直接将肉棒插入穴中。 我再次嚐到肉棒被肉壁包覆的滋味。 「啊……好…好舒服,快点插,快啊……」 我慢慢的抽插着,她轻声叫着:「呀……啊…快…快一点啦!」 「干麻那么着急?慢慢来啦…」我说。 「啊…啊…插快一点啦!不然我等一下揍你喔!」 「好兇喔!!」我笑着说。 「啊……人家不管啦…用力插啦…快点……」 我也受不了了,要可方转过来,她趴在床上,我从背后用尽力气干她。 「啊呀……啊…好…好…好棒……再深一点啊!」 由于是从背后插入,所以可以插到很深,顶道阴道最里面。 我以经快撑不住要射了,但她看起来却没有要洩的样子。 我只好放慢动作,让感觉缓和一下。 「吼!你很讨…讨厌唉,干麻放慢啦,用力啊!」 我将肉棒拔了出来,躺在床上,要她自己坐上去。 她害羞犹豫了一下,但情慾马上战胜理智,坐了上去。 「啊……这样…好…好…棒喔!」 我又感觉到我快要支持不住了,问:「妳好了没啊?我快不行了啦!」 她似乎没听到我的问题,继续淫叫着。 我也懒的管射不射了,伸出双手抓柔着她的D罩杯,捏着她的乳头。 终于,我支持不住了,射出来了。巧的是,这时她也洩出来了。 我抱着她再床上休息了几分钟。 她突然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可以射在里面吗?」 「你还不是很享受。」我说。 她的脸又红了起来,不说话了。 洗完澡后,我们吃过午餐,我就送她回家了。 此后,她一有空就来找我,说好听是读书,其实是来给我干的。 (我们当然也有读书啦) 转眼间,暑假就过了,到了九年级,课业压力变得很重。 我们做爱的次数也变少了,时间都花在读书上。 一天的放学后,晚上七点多,我和可方留在教室。 我坐在墙边,她跨坐在我身上,我亲吻着她,右手隔着衣服轻柔着她的乳房。 她也抱着我应和我的吻。 「喂!你们在干什么啊!」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和可方都吓傻了。 她们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也是可方最好的朋友。 叶语玲和叶语晴,是对姐妹,成绩都不错,长的也蛮漂亮的。 我们一直瞒着任何人,不管是父母、同学或朋友,都没有人知道,现在竟然被发现了。 她们是可方的朋友,自然没有我说话的余地。 可方和她们谈了一下后,她们同意不说出去,条件是要我和可方再她们面前做一次。 我当场吓傻,几秒钟后才说:「总不能在这里吧…」 可方笑着说:「当然不是。这星期六在你家行刑。」 「妳还能开玩笑啊……」 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支开我父母,让他们到南部去。 星期六下午一点多,我带着她们三个到我的房间。 我不敢主动开始,可方见我没有动作, 便走过来轻声在我耳边说:「快点结束赶她们回去。」 我将可方压倒在床上,吻着她。 一手抓着她的D奶,另一手手指插入她小穴,把她弄得淫声连连。 她也用手套弄我的肉棒。 我感觉到快要射精了,便要她停手。 我起身,将肉棒用力塞入她的小穴中,用尽全力狂干着可方。 可方大叫着:「呀…啊……啊……啊……」 一股阴精洩了出来冲击我的龟头,但我没射。我要她先到浴室沖一沖身体。 我靠着墙壁喘息,跟叶语玲她们说:「这样妳们满意了吧?说好不能够讲出去喔。」 她们不发一语的脱掉上衣和胸罩,走过来用胸部摩擦着我的肉棒。 她们的胸部虽然没可方大,但大概也有C。 我吓到了,问:「妳…妳们要干嘛!」 「你都干了可方,就不能干我们吗?」她们说完,就用舌头舔着我的肉棒。 一次两个正妹边乳交边口交的,我感觉我要射了。 「喂!你们在干什么啊!」可方突然大叫。 「啊?妳出来啦。」叶语玲说。 「他是我男朋友哎,妳们怎么可以这样!」 「是又怎样,妳男朋友就不能干别人喔。」叶语晴说。 我撑不住两个正妹的乳交和口交,我射了出来。 射在叶语玲和叶语晴的脸和胸部上。 可方看到这一幕,留下眼泪,哭着跑到厕所,把门关起来。 我立即起身追了过去,拍打着门叫可方出来。 几秒后,我发现她根本没锁门。 她是不小心忘了锁还是故意不锁要我进去安慰她啊? 我打开门,看到她坐在地上,低着头。 我坐在她旁边,没有说什么。 几分钟后,她抬起头,说:「你是不会安慰我一下喔。」 「妳要我说什么?」我答。 她看起来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好啦,乖~~~不要生气喔!」我低下头亲她。 我们又热吻了起来,我轻轻抓揉她的胸部。 一段时间后,她说:「你叫她们回去啦。」 「她们是妳朋友唉,妳去说比较好吧。」我说。 但我还是起身往外走。她也跟着我一起出去。 正要踏出浴室时,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便用手拦住可方。 我慢慢的走向客厅,看到两个正妹在沙发上,正在互舔对方的穴。 我相信可方也看到了。 没想到,可方竟然说:「她们根本在引诱你嘛!你乾脆去干一下她们好了。」 「妳…妳不会吃醋吗?」我惊讶的说。 「不会啦!你就让她们爽一下算了,也好堵住她们的嘴,但要记得赶她们回去喔。我在浴室等。」可方说。 我看着可方关上浴室的门,我慢慢走向沙发。 她们看到我走过来,坐起来,说:「怎样,可方怎么说?」 她们光着身体在我面前完全不害羞。 我答:「都是妳们啦!可方说要跟我分手,我当然要找妳们讨!」 她们听完,直接趴到床上。 看来她们两个都不是处女,不然也不会那么淫蕩了。 「妳们要我先干谁啊?」我问。 「随便啦,快点,好痒啊!」 我将肉棒用力插入了叶语玲的穴。 「啊…好舒服…快插…」她叫着。 我慢慢的前后抽插着,她也小声的叫着。 叶语晴看到我没有先干她,便坐起来,亲吻我的唇。 我突然加快了抽插速度,叶语玲也越较越大声。 「啊…呀……啊……啊……」 「啊……啊……呀…好舒服喔……」 一股阴精冲向我的肉棒,她已经达到高潮了。 我拔出了我的肉棒,靠在墙边。 此时叶语玲还没恢复体力,叶语晴便低下头为我口交。 叶语玲看到,也过来舔着我的肉棒。 两着正妹帮我口交,加上刚刚干过语铃但没射,我感觉我快要射了。 便叫她们停手。叶语晴说:「不喜欢我们帮你喔。」 「如果我射了我等一下怎么干妳?」我答。 她听到这话后,就转过身,淫蕩的说:「快点…换我了……」 我用力插入她的穴里,快速的抽插把她弄得淫声连连。 「呀啊……快……好舒…舒服啊……」 我用力干的语晴,手也没闲着。 一手用力抓揉她的胸部,另一手手指快速插着语玲的小穴。 整个房间充满语玲和语晴的淫叫声。 「我要射在哪啊?」我问。 「射…射在…啊…胸…胸部上啦!」语晴说。 这时两个正妹同时洩了出来,我也要射了。 拔出肉棒对準语晴的胸部帮自己打手枪。 此时,可方突然从厕所冲了出来,用口含住我的肉棒。 我承受不住这种快感,就在可方口中射了出来。 「唉!妳怎么可以这样!」语晴喊。很不高兴的用力推了可方。 可方把精液吞下后,说:「那又怎样,妳咬我啊!」 「妳很过分喔!妳不是已经跟她分手了!」 我看着三个正妹正为我的事情吵架,我也不劝阻,就让她们吵。我也顺便休息一下。 「那我们来赌啊!三个人躺在地上轮流让他插五下。看在谁的穴里射出来,谁就要给另外两个人一百!」不知道谁提出这鬼主意。 「好啊!来赌啊!」 她们三个很自动围成圈躺在地上,张开脚让我容易插入。 「唉!你不可以故意选人射喔!」语玲说。 「不会啦…」我答。 从可方开始,依序过去是语玲和语晴。可以依序听到这三的正妹淫叫的声音。 「唉你快一点啦,这样会射才有鬼!」可方说。 「就动不快啊,不然妳自己坐上来嘛。」我说。 她们还真的要我躺下,自己把肉棒塞入小穴中淫叫着。 几分钟后,我终于感觉到我要射了。但我又不想得罪任何一个人。 我便坐起来叫她们帮我乳交。她们也很自动用嘴舔着我的肉棒。 一次三个正妹的口交加乳交,实在是爽死了。我闭上眼睛,享受这美妙的感觉。 几分钟后,我射出来了。射在她们脸和胸部上。 休息后,我带着她们到浴室洗澡。 还好浴室够大,不然还真的挤不下呢。 洗完澡,四点多了。我先叫语玲和语晴回去,留下可方和我共进晚餐。 就这样,每个假日,可方、语玲、语晴都会来找我「读书」。 真希望可以一辈子都这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