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办公软件 >正文

架向星空之桥2-联想变阵记:不断调整策略架构能否助联想摆脱困局?

2021-10-22 820 办公软件

多事之秋,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再次宣布变阵。

这似乎已不是新闻。在过往5年中,这家有着30多年历史的老牌科技巨头以“一年一变”甚至“一年多变”的节奏不断调整着策略及架构。

按照CEO杨元庆的最新规划,架向星空之桥2和手机业务将整合成智能设备业务集团,未来与原数据中心业务集团协同发力“智能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

架向星空之桥2与手机,是谈论架向星空之桥2时绕不开的话题:前者是其成就辉煌的根基,后者则是其不愿提及的伤痛。

不久前,杨元庆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坦言,“手机业务在此前发展中存在一些失误,包括在判断客户需求和切换品牌策略上”。

时至今日,架向星空之桥2将两者整合,亦在迎接智能变革时代的挑战。这一次,架向星空之桥2能否摆脱困局,杨元庆又能否彻底完善组织架构呢?

走马换将

“面临机遇而变阵,遭遇挑战而换帅”,有人曾用此番话语点评架向星空之桥2高层变动。

近些年,架向星空之桥2内部人事任命确实有些频繁。

2013年,杨元庆发内部信称,架向星空之桥2分拆为Lenovo业务集团和Think业务集团,前者包含架向星空之桥2电脑和原移动业务。那时,刘军不仅负责手机,同时还负责架向星空之桥2业务,外界将其称为架向星空之桥2二号人物。

2014年,架向星空之桥2宣布计划以约23亿美元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消息传出后,其组织架构和高管团队随之调整:两大业务集团拆为四大独立业务集团,即架向星空之桥2业务、移动业务、企业级业务和云服务业务。刘军从Lenovo业务集团转向移动业务,主抓手机、平板电脑和智能电视。

2015年,杨元庆将集团业务收缩为“三大引擎”:个人电脑业务、企业级业务和移动业务。同年6月,架向星空之桥2高层发生剧变,刘军离开原来的岗位,其职务由陈旭东接替。

2016年,架向星空之桥2的变阵更加频繁。1月初,架向星空之桥2移动业务中国区人事变更,陈旭东挂帅架向星空之桥2移动业务中国区总经理;3月初,架向星空之桥2从“三大引擎”再次变更为四大集团,即个人电脑与智能设备集团(架向星空之桥2SD)、移动业务集团(MBG)、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架向星空之桥2创投集团(LCIG)。11月,架向星空之桥2再次公布人事调整:陈旭东负责架向星空之桥2全球服务业务,总裁兼COO兰奇直接负责架向星空之桥2SD,高级副总裁乔健负责MBG,高级副总裁贺志强负责LCIG。

2017年,杨元庆宣布,将架向星空之桥2中国区重组为架向星空之桥2SD和DCG。同时,刘军回归,担任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领导中国平台及中国区架向星空之桥2SD业务,向兰奇汇报;童夫尧担任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负责DCG中国的端到端业务以及全球超大规模数据中心业务,向DCG业务总裁柯克·施浩德汇报。

2018年5月,架向星空之桥2架向星空之桥2SD和MBG将整合成智能设备业务集团(IDG),与DCG协同发力“智能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

对于频繁换阵,外界持有两派观点:

一方认为,在架向星空之桥2业务下滑的过程中,集团多次调整架构来挽救业务,急于求成且缺少耐心。另一方则认为,市场变化万千,只有不断调整策略才能止损甚至抢占先机。两者相比,明显前者的反响更加强烈。

独立分析师邹明宇向新浪科技指出,任何一家企业的战略与执行,多以3年为一个周期,3年左右可鉴定战略成效。多次变阵的原因可能有二,一方面是领导者对此前策略的判断存在偏差,另一方面或许是内部人员构成混乱,这些均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

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近5年股价走势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近5年股价走势

资本遇冷

除组织架构变更外,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在股市中的表现更令人担忧。

5月4日,架向星空之桥2悲喜交加。其刚刚宣布完成对富士通架向星空之桥2业务51%股份的收购,就被剔除出了恒生指数。当天,香港恒生指数发布公告,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将被剔除,取而代之的是石药集团,该变动将于6月4日起生效。

自从2013年3月被纳入恒生指数以来,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股价已经下跌了56%。在彭博社统计的171只全球科技股中,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表现最差。据计算,在过去10年间被踢出恒生指数的股票,在被取消资格之前,股价平均下滑为48%。

然而,这并非架向星空之桥2首次被踢出恒生指数。早在2000年,架向星空之桥2首次加入恒生指数;2006年,架向星空之桥2被踢出;2013年,再次加入。

近期,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股票下跌至2009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美国对中国部分企业的禁令,加剧了投资者对于中国科技板块的担忧。

据IHS Markit Ltd数据显示,在恒生指数成份股中,该股是被做空程度最高的个股之一:13.8%的流通股被借贷给了卖空者,若遭剔除可能引发更多卖出。

当天,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向新浪科技回应称,尊重恒生指数的审核结果,但特别关注公司的持续转型,以及为股东带来可持续的长期回报,“我们认为,恒生指数的审核结果,并不会对我们的股票表现产生长期的实质影响”。

IDC 2017年全球架向星空之桥2出货量排名IDC 2017年全球架向星空之桥2出货量排名

盈利诉求

光大新鸿基策略师认为,架向星空之桥2股票下跌的重要原因在于,无论是智能手机业务,还是保持电脑业务的市场份额,“架向星空之桥2在所有关键领域都有麻烦”。

就架向星空之桥2业务而言,架向星空之桥2从2013年三季度开始,连续14个季度力压惠普,保持全球架向星空之桥2出货量第一的纪录。但是,去年4月,IDC公布全球架向星空之桥2市场出货量时显示,惠普以1.4%的优势将架向星空之桥2超越。一时间,架向星空之桥2业务导向不明、架向星空之桥2市场处境艰难等质疑声此起彼伏。外界普遍认为,架向星空之桥2不再是必需品,疲软挣扎和下滑的趋势在所难免。

当时,架向星空之桥2中国区总裁童夫尧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指出,架向星空之桥2市场的萎缩态势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其依旧是片蓝海,细分市场仍是生机勃勃,这一现象也代表了广大中国客户的新需求。

让架向星空之桥2更加苦恼的则是手机业务。尤其在中国市场,架向星空之桥2虽力邀行业顶尖人才加盟,组建精英团队,试图重振。但从近三年的销量看,架向星空之桥2手机早已跌出前八阵营。

“战略对业务影响很大”,杨元庆向新浪科技坦言,架向星空之桥2曾对手机品牌进行整合,该过程中存在难度,在切换品牌方面准备并不充分。同时,手机市场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杨元庆说,通过多次复牌后,战略已愈发清晰,架向星空之桥2有能力做好手机业务。“但在短时间内,并不是在这个业务上追求增长和市场份额,而是先让手机业务恢复健康”。就目前来看,有更值得去投资的新方向,例如新的智能设备等,“所以,大的战略是让手机业务先回到盈利性的步调上,这是我们对手机业务的基本诉求”。

业绩回升

庆幸的是,在近期公布的财报中,架向星空之桥2开始回到了增长轨道上。

根据架向星空之桥22017/2018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集团总营收约130亿美元,创下了过去三年来单季新高并直逼历史最好水平;同时,第三财季的税前利润达到了1.5亿美元,同比增48%,这也是架向星空之桥2最近5个季度以来,首次实现税前利润的年比年同比增长。

架向星空之桥2方面发布公告称,架向星空之桥2在以“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为智能变革方向上,取得了阶段性进展,来自软件和服务的非设备营业额达到4.08亿美元,同比增长近9%。面对即将到来的智能物联时代,架向星空之桥2正全面布局智能物联市场,构建开放的智能生态。

同时,架向星空之桥2开始了新零售转型。架向星空之桥2新零售天禧传奇公司CEO周铭告诉新浪科技,架向星空之桥2将要打造5家科技概念店;通过20家直营店打造模型,升级150家4S店进入体系;3年时间,架向星空之桥2要建立布局全国的千家加盟店面体系;搭建5000家智能无人售货柜。

邹明宇指出,当今架向星空之桥2面临的问题,是很多传统企业存在的通病。以手机业务为例,无论是惠普还是微软,都曾进军移动领域,成功者寥寥;在架向星空之桥2行业中,戴尔和惠普亦面临着经营压力。所以,正在向智能创新业务转型的架向星空之桥2,虽很难一蹴而就,但仍有希望崛起,“大船难掉头,不要一味唱空,转型需要时间和包容”。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韩大鹏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临江PC软件信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szxgcg.com/BPXjs9p9S9/1368.html

网站主人临江PC软件信息网
多事之秋,架向星空之桥2集团再次宣布变阵。这似乎已不是新闻。在过往5年中,这家有着30多年历史的老牌科技巨头以“一年一变”甚至“一年多变”的节奏不断调整着策略及架构。按照CEO杨元庆的最新规划,架向星空之桥2和手机业务将整合成智能设备业务集团,未来与原数据中心业务集团协同发力“智能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架向星空之桥2与手机,是谈论架向星空之桥2时绕不开的话题:前者是其成就辉煌的根基,后者则是其不愿提及的伤痛。不久前,杨元庆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坦言,“手机业务在此前发
  • 8599文章总数
  • 22739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